大叫花子资源网,做整个网络的搬运工的搬运工!

大雪四起,我在无人处爱你

思白 思白专区

596C92B263ACBB12AD3DE23272D9CB93.jpg

我到达采访的地点时,林景源已经等了许久。

我低垂着头,急忙的道歉:“对不起,路上堵车来晚了。”

他眉头一皱,似是为我的迟到不满。

我一言不发,等待他的责备。

出乎意料的是,他并无其他的言语。

我心下松了一口气。

这次能采访到他,还是托了主编的关系。

临走前,主编特意叮嘱我,这次机会难得,我能不能转正就在此一举了。

我眼前这个年轻男人,就是我今日的采访对象。

林景源今日穿了一件黑色风衣,衬得整个人挺拔沉稳。

只是眉眼间多了一种不属于这个年纪该有的沧桑。

林景源,世界顶级攀登爱好者。这是百度资料条给出的介绍。

而我今日来,是为了挖掘背后的秘密。

年纪轻轻,红极一时,却在声名鹊起时宣布退出。

“林先生,众所周知,您一直作为攀登界的佼佼者,怎么会选择在登顶之际退出呢?”

许是我的问题太过于敏感,他一直沉默着。

还是旁边的经纪人出声提醒,他才抬起头。

他的唇微微抿着,似乎是在思考该不该同我讲。

作为一名记者,我知道他担心些什么。

我说:“林先生,请您放心,我会如实报道。”


他声音低沉,似乎是陷入某种特殊的回忆里。

我开始爱上一项运动,因为一个少女。

在一片白雪皑皑的峰顶,少女笑得张扬肆意。

她的名字叫落落,是女子攀登组的冠军。

我十八岁那一年,她红遍大江南北。

彼时的她也不过二十岁。

我央求父亲,送我去学攀登。

高考失意后,我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,这一次居然肯主动去学点什么。父亲十分高兴,托关系把我塞进了最好的训练队。

也是这一年,我正式成为落落的师弟。

我是训练队年纪最小的,大家对待我就像亲弟弟一样。

不过很可惜的是,我到这已经半个多月了,连落落的影子都没看到。

我私底下问过教练:“为什么落落师姐不在这呢?”

教练只是说:“她还有些事情没办完。”

我没敢多问是什么事,怕被人发现我来这的目的。

不得不承认,攀登会唤醒人心中沉睡的热爱。

在练习的过程中,我也渐渐爱上了爱上了这项运动。

没等来那个少女的日子里,我拼命的练习攀登技巧。

我想,有朝一日,我会和她登上最高的山,看最美的日出。


我们都曾是失意的孩子,所以想站在高处仰望星空。

大概过了一个月,我才见到少女的身影。

少女的身形消瘦,脸上挂着微笑。

她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冲过去抱住了她,只有我呆呆的楞在原地。

看得出来,她在训练队很受欢迎。

她也发现了我的存在,便向我走来。

少女的声音空灵悦耳:“小弟弟,是今年才来的吗?”

我还没回过神,还是旁边的师兄师姐们帮我回答了。

“景源是咱们训练队今年新来的小弟弟,很有天赋呢。”

少女笑了笑,勾起了唇边的酒窝。

教练这时也来了,说:“落落,你接下来没有什么安排吧。”

少女:“教练,没有。”

教练接着说:“那接下来这段日子里,就由你负责带林景源了。”

少女轻轻的点了点头,答应了。

我的心里十分高兴,面上不动声色。

从那以后,落落经常会来教我攀登的各类技巧,指正我的错误。

我和她成为了朋友,即使我怀抱着喜欢。

有一天晚上,我们一起在训练室练习,练到很晚。

我问她:“落落师姐,为什么会学习攀登呢?”

她眉眼低垂着,声音平静温柔:“大概是因为想被别人认可吧。”

她偏头看向了我说:“小师弟是因为什么呢?”

我怕答案脱口而出,怕被你发现我藏不住的喜欢。

最后只是说:“因为热爱。”

我在心里默默地补充完了这句话:“因为热爱你,才热爱你所热爱的一切。”


我在训练队小有成就后,就开始参加各种比赛了。

可能是因为老师的缘故,我在短时间内斩获多个大奖。

十九岁这一年,我顺利通过了国家队的面试。

我还在犹豫,因为落落。

好像落落也看了点什么来,笑着对我说:“小师弟,一起去爬洛子峰吧。”

洛子峰,世界第四大高峰,攀登者们的天堂。

我们悄悄地计划了这件事,独属于两个人的秘密。

我们在这一年的冬天出发了。

冬天的积雪多,登顶难度相对来说大一些,不过对我们这种专业人士没有什么挑战。

我们两个只带了两个急救背包,相机以及生活必需品就开始上山了。

起初的山路并不难走,只是空气较为稀薄。

我们没费什么力气,就到了半山腰。

对于这座海拔8000m 的高峰,我们还有一半路程。

天已经黑了,我们打算在半山腰露营休息一晚。

落落觉得这样也好,可以保存体力。

谁也没有想到,意外来得这么突然。

半夜时,外面的风声大了起来,伴随着是噼里啪啦的声音。

我和落落都十分清楚,这是雪崩。

我拉起她的手,跑出了帐篷外。

外面的情况很不好,雪滑落的速度越来越快,即使穿着专业登山鞋的我们也跑不过这样的速度。

我们选择丢下一切负重物品,只身向雪崩两侧疾速跑去。

其实,这一刻,我的心里滋长了一个可怕的想法。

不能让落落知道我的喜欢,一起葬身雪夜倒也浪漫。

可是后来我才知道,这样的我,是多么的自私又拙劣。


我会永远活在遗憾的过去,和说不出口的爱里愧疚一生。

我们拼命在雪地里奔跑,和剩余的生命赛跑。

雪崩更猛烈了,我们的速度却越来越慢了。

突然之间,我可能不小心磕到了雪地里的石头摔倒在地。

落落跑过来扶我,我挣脱了她的手。

我第一次认真的叫她的名字:“落落,朝着雪崩的两侧跑,不要回头。”

明明这种时候了,我的心里还是想对她说句喜欢。

她看着我,执拗的拉着我的手,说:“小师弟,要跑一起跑。”

我笑了,用尽全身力气,从雪地里爬了起来。

我想,我还是想陪眼前的少女走完一生。

结果并不如意,由于脚受伤了,我的速度在给她拖后腿。

可是少女,仍旧紧紧拉着我的手。

轰隆隆的响声越来越大,等待着我们的是更大的雪崩。

逃出生天的时间却不多了。

少女停止了奔跑,做了一个严肃的决定。

她奋力的把我拖在一个雪坑里面,用身体挡住了我的视线。

我意识到了,她想用自己的命来换我的命。

我不同意,我剧烈挣扎着嘶吼着。

她声音疲倦:“小师弟,替我看看日出,要学会温柔一点。”

我的眼前一片漆黑,四周的声音被无限放大。

过了许久,雪崩好像停止了,这座山峰又变成了最开始的样子。

我身上的少女,早已不见踪影。

天地一片苍茫,我渺小又孤独。

我疯了一样,用手扒着雪,试图找到少女的足迹。

一无所获,我撕心裂肺痛哭一场。

后来的我被搜救队找到,在医院中调养生息。

教练们一致决定不让此事影响到我的职业生涯,报纸上关于那场雪崩的报道是:天才少年一人只身攀登顶峰,踏遍风雪归来。

我声名鹊起,国家队三番四次的邀请我。

在每一个夜晚,我闭上眼,都是少女张扬肆意的微笑。

我知道,我的功成名就是一个人的生命,我爱的人的生命。

我拒绝了国家队的邀请,选择退出。


林景源讲完这个故事时,我的心里思绪万千。

他不愿再提及往事,透过我看向了墙上的那副画。

画上的少女笑得张扬肆意,在一片白雪皑皑的峰顶。

我想,或许她的小师姐也曾喜欢过他。

“大雪四起,我在无人处爱你。”——落落

而林景源,或许愿意浪费一生怀念所爱。

“林先生,你最后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我询问。

林景源:“如果可以,我想回到有她的十八岁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作者:思白

微信号:15135977184



免责声明:

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、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;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,否则,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。本站信息来自网络,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。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,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。如果您喜欢该程序,请支持正版,购买注册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。敬请谅解!侵删请致信E-mail:150286270@qq.com

评论列表
sitemap